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成果 > 精彩汇

王润稼:为“闲”正名

时间:2017-05-25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  作者:王润稼   阅读: 次

 

王润稼.北方工大

 

 “闲”作为人类生命活动中与“忙”相对应的范畴,是主体应然的存在状态。“忙”是外向的,“闲”才是内向、为己的,因此,“闲”是主体生活态度的自觉。

 

然而,以往对于“闲”的理解,普遍存在着以下两种误区:一是从价值层面否定“闲”的意义,将“闲”视作不应当的行为,是对人类生产活动的戕害,认为“闲”是应当尽力避免的生存状态。这种观点将“闲”完全当作“忙”的附属品,要求严格控制闲的长度与程度,即便进行一定的休闲,也是为了获取持续劳作所需要的体能和精力而不得不进行的行为。二是从内涵上将“闲”庸俗化,将闲简单地作为生物性的娱乐,认为“闲”是对生理欲望的满足,忽略了“闲”内在蕴含的精神意义。

 

2015081623_0524064a12b15e86056aOxlrEzLoJQqu.jpg

笔者认为,一方面闲绝非是可有可无更非要极力避免的存在状态,作为主体生活态度的一种自觉,闲具有强烈的目的性价值,是人类生活的应然状态;另一方面真正合乎人类存在意义的“闲”往往超越了现实的物质局限与功利欲求,有着精神层面的内在超越与形上关怀。

 

闲之所以是人类存在的应然状态,首先在于闲作为主体生命的自觉,不仅在于身体的解放,更实现了精神上的自适逍遥,使主体走向真正的自由,使人发现自我并实现自我。闲的哲学理念与生活方式使个我摆脱了社会生活中诸多角色规范的约制,使遮蔽的真我得以重新显现,通过主观体验和精神调试来寻求内心的安适与超然,追求形上的生命气象。

 

ue_87714_6028.jpg

 

皮普尔就认为闲“是一种精神状态,是灵魂存在的条件”,突出了闲在精神层面的超越性。其次,除了获得内在精神的自适,实现主体我的发现与彰显之外,闲的哲学还使人以审美的态度去对待生活境遇与外在事物,进而同他者和解,与世界融通,最终达成“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的至高境界,为人类生活提供整体和谐的世界图景。以闲的心境态度对待外物,可以消减主体过度的外在欲求,达观的对待生活处境,享受个我与万物的和合共生。闲所达成的精神自足与物我和谐是人所理想的美好生活。亚里士多德就将“闲”视作“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认为“闲”合乎人的本性,“人的本性谋求的不仅是能够胜任劳作,而且是能够安然地享有闲暇”,将“闲”作为“人类行为所能达到的全部善的顶点”(政治学[M].颜一、秦典华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第29-35页),充分肯定了闲的人性意义与生命价值,将闲作为人类存在的应然状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从中国到日本:茶道传承和衍变的文化内涵
从中国到日本:茶道传承
台湾茶史、茶业、茶文化漫谈——台湾海峡两岸朱子文化交流促进会 罗际鸿常务理事做客哲学家茶座
台湾茶史、茶业、茶文
以茶为师 岁月的涮洗才锻炼我们的芳香
以茶为师 岁月的涮洗
茶席边的智慧——2016中外哲学家茶会纪实
茶席边的智慧——2016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